当前位置:主页>行业资讯>行业案例>正文

电子商务本质上 是公私混合经济体

2014-09-16 来源:未知 责任编辑:佚名 点击:

分享到:

      电子商务是什么?从电子的语言“翻译”成利益的语言,会得出一个“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”的新答案:电子商务是公有与私有结合的混合经济体,是利他和利己结合的混合经济体,是普遍服务与商业服务结合的混合经济体。
 
  自古以来(对电子商务来说,20年前应算古代了),搞电子商务的人,有许多不会说“人”话,说的都是电子语言。我这是骂谁呢?首先是骂我自己,我自己就一直用电子语言说话,电子这个,电子那个。所谓的“人”话是指什么?人是利益的动物,人话自然就是从利益的角度说话。正常人关注经济,说的都是公有私有、利他利己这些涉及利益的事情,而不是通信协议、01编码这些技术上的事情。所以,从今天起,我也改说“人”话。
 
  改说“人”话之后,再看电子商务,忽然发现,什么网站啦,云计算啦,大数据啦……统统不见了。有点焕然一新的感觉。就好比一位经济学家向我走来,给我解释工业革命,不再满口是蒸汽机、分离式冷凝器、6~10兆帕蒸汽压力下的工业技术商务和工业技术政务,而直接说,我做事到底代表谁的利益:是资本家从中得,地主从中失。直来直去,一目了然。
 
  电子商务代表谁的利益呢?估计这么一问,给电商网站写代码的人,一准傻眼,因为从没想过。这也难怪他。1765年的春天里,瓦特在散步时产生分离冷凝器灵感时,肯定从来没想过27年后在巴黎断头台上,是谁砍谁的脑袋。
 
  电子商务代表谁的利益,取决于它的利益机制。这种利益机制既不同于5000年来的农业商务(形成地主——农民利益体),也不同于500年来的工业商务(形成资本家——工人利益体)。在成熟的电子商务形态中,以平台加应用为特征的经济基础正呈现在人们面前,是它在决定新的利益结构。
 
  例如,阿里巴巴的支撑平台,与成千上万的网商提供的网店应用结合,前者免费,后者收费,二者互补;再如,苹果商店的支撑平台(Store),与成千上万的开发者应用(App)结合,前者免费,后者收费,二者互补。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混合所有制婚配:平台比公有还公有,应用比私有还私有,但二者却异性相吸,谁也离不开谁。这里我们说的电子商务是广义的,不是电子政务的全归入电子商务。
 
  平台比公有还公有,
 
  应用比私有还私有
 
  说平台比公有还公有,是指更加公平,普遍服务功能更强。
 
  电子商务可以免费把生产资料直接复制给劳动者,相当于毛泽东搞“打土豪,分田地”,邓小平搞“包产到户”,让劳动者直接分享生产资料。这种机制同国资委的公有比起来,更加公有。因为,国资委体制下的公有,并非直接将生产资料直接交给全体劳动者来经营;而是交给国有企业,由他们来间接地代表全体劳动者经营。在代表的过程中,产生的现实弊端是部门所有。公有的性质,虽然可以通过二次分配转移支付实现,但前提是要扣除诸多中间环节代理人利益,全体劳动者对中间环节的利益膨胀,难以有效地监督与控制。
 
  电子商务平台的利益实质,从资源配置上看,是绕过代理人,直接将生产资料直接“打土豪,分田地”给全体劳动者;从利益分配上看,是绕过二次分配,在一次分配中就直接解决公平问题。
 
  说应用比私有还私有,是指私有的门槛被降低,效率变得更高,商业服务功能更强。
 
  自由主义口径的私有,是精英取得生产资料,而草根为精英打工,精英获得全部剩余,草根获得工资。市场经济只是让全部劳动者自由竞争谁“成王”为精英,谁“落寇”为草根。赢者获得生产资料,输者输出劳动力。精英与草根之差,就是私有的门槛。草根只有迈过这个门槛,才能去“私有”。相当于佛教里说的“小乘”。而电子商务的私有,比自由主义私有更彻底,因为复制生产资料没有技术上的成本,人人都可以得到,因此草根不用同精英竞争生产资料,一人一份,人人都可以零门槛私有生产资料。相当于佛教里说的“大乘”。
 
  从商业服务角度看,应用的效率(效能)更高,是因为应用(APP)特指的是轻资产运作,做同样的事情,成本更低。低就低在,劳动者只需要承担边际投入,不需要承担固定投入。固定投入完全由平台承担,劳动者投入的主要是冒险精神和创新精神。开发失败,劳动者不需要为分享固定成本而支付任何费用(这不同于一般的租赁关系);开发成功,平台与应用三七分成(这一比例以苹果商店为例,30%相当于租金)。而在一般的私有条件下,应用者计算效率,无论盈亏成败,都要同时计入固定成本与边际成本,因此成本比轻应用高。
 
  电子商务与现在通常说的混合所有制有很大区别。一般的混合所有制,所有制性质由其控股主体的所有制形式来决定,无论资本来源是公有的还是私有的,都融合为企业的法人财产。通过所有权与经营权的分离来治理。它是平行的混合所有制,即控股主体按持股比例大小,平行地分割拥有所有权,面对共同的经营者。但电子商务是垂直的混合所有制,它实质是将所有权本身,分为垂直的上下两层,即平台层和应用层,平台层对应所有权中的归属(相当于行驶本),应用层对应所有权中的利用(相当于驾驶本)。前者是支配权,后者是使用权。前者公有,而后者私有。在经营上对应的是公有与私有双层经营。
 
  与农村改革与城市改革中的双层经营区别在于,第一,土地与实体企业资产是不可复制的,而电子商务资产(基础设备I、平台P和软件S)是可复制的;第二,土地与实体企业资产承包者无论经营赢利还是亏损,都要向所有者上交同样的租金,而电子商务上述模式中,亏损不必上交租金,只有赢利才按比例分成,按使用收费。之所以存在这种不同,从根本上说,是因为农业资产(土地)不可复制,工业资产(实物资产)不可复制,而信息资产可以复制。前者是专有经济,后者是分享经济。
 
  效率比公平还公平,
 
  公平比效率还效率
 
  从效率与公平的性质上来说,实体商务(农业商务、工业商务)与电子商务的不同在于:
 
  第一,利他与利己的道德基础不同。在实体商务中,《道德情操论》说的利他,与《国富论》说的利己,存在外在的冲突,例如搭便车是有害于资产支配者的;而电子商务利他与利己是一致的,平台(固定资产)免费分享,不是主观上想利他,而是为了广开“税”源,多收租金,就是利己,搭便车有利于更广泛地收取租金。例如,苹果向100万APP开发者分享平台和开发工具(利他),然后向其中的赢利者(按3%成功概率算为3万人)分成30%,比不利他(平台与开发工具只在企业内专用),获得1000名开发者中3%成功者的100%收益,还要减去剩余97%的失败者造成的风险和损失。前一种做法让苹果赚得了比美国政府更多的现金(6000亿美元),后一种做法曾让苹果濒临破产。换句话说,由于公平比效率的效率还高,因此公平与效率的矛盾被扬弃。
 
  第二,公有与私有的产权基础不同,公有与私有的前提,都是资本专有(资本专用性),利己与利他的边界,就是资本的边界,越出资本边界,难以通过市场形式,在一次分配中实现公平,而仅在二次分配中实现公平,只能解决物质福利上的公平,无法解决“梦想”(如中国梦)机会上的公平(无法获得创造性带来的工作满足度和自豪感,因为这一部分被代理了);而电子商务的前提,则是资本分享(资本可复制),资本在分享中财产支配者并没有失去什么,而劳动者在物质公平外获得了另一项宝贵的公平,这就是亲自利用生产资料发挥创造性的公平。在这个意义上说,效率比公平还公平。
 
  第三,普遍服务与商业服务的机制不同。以国有企业形式实现公有,存在一个难以克服的矛盾,以普遍服务为重心,效率就难以提高;以商业服务为重心,公平又难以兼顾;而电子商务提供公共产品与提供私人产品不矛盾,平台不免费,增值应用就无法收费,例如QQ不免费,道具就收不上钱来。也就是说,不提供普遍服务,商业服务就无从进行。不学雷锋做好事,就赚不了大钱。因此电子商务本质上就是通过学雷锋做好事来赚大钱。总之,效率比公平还公平,公平比效率还效率。
Copyright © 2007-2014 CDNET.ORG.CN. 成都网络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
54_1 54_2 54_3 54_4 54_5 54_6 54_7 54_8 54_9 54_10 54_11 54_12 54_13 54_14 54_15 54_16 54_17 54_18 54_19 54_20 54_21 54_22 54_23 54_24 54_25 54_26 54_27